聯系電話:0531-86107029

图片1.jpg

大家都不會忘記,2001年以北京老字號同仁堂爲背景的電視劇《大宅門》在央視熱播,劇中陳寶國扮演的那位個性鮮明、敢愛敢恨的白景琦,其生活原型就是同仁堂的少東家樂鏡宇。

//

乐镜宇:悬壶济世,一代名醫

民間故事

作者/ 李庶銘

大家都不會忘記,2001年以北京老字號同仁堂爲背景的電視劇《大宅門》在央視熱播,劇中陳寶國扮演的那位個性鮮明、敢愛敢恨的白景琦,其生活原型就是同仁堂的少東家樂鏡宇。乐镜宇的人生传奇色彩,丝毫不输白七爷。剧中七爷在济南创办的百草厅正是乐镜宇在济南创办的欢乐斗牛。

樂鏡宇(1872-1954),字铎,是北京同仁堂樂氏家族第12代孫,也是同仁堂當時的店主樂樸齋的第三房侄子,很有些個性。樂铎這一輩叔伯兄弟共有17人,在衆兄弟中他最不被父兄們看好,樂樸齋就曾對樂铎說:“將來不許你動草字頭(指藥業),這行飯你吃不了!”受此刺激,當時樂铎暗暗下定決心,非要在藥業上幹出一番事業來。于是他私下向同仁堂的老職工請教,潛心學醫,練就了一身過硬的本領。

清末壬寅(即公元1902年),樂鏡宇來到濟南。初到濟南,樂鏡宇頓被泉城美景所迷。“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及“家家泉水,戶戶垂楊”的迷人景色,讓他不禁出口成“詩”:鵲山、藥山、臥牛山……齊煙九點;荷花、垂楊、迎泰山……蒼翠群巒;普利、芙蓉、流水街……街巷清幽;趵突、五龍、百脈泉……東流水秀。這不是兒時夢中的江南嗎?真想不到,兒時爺爺帶我到過先祖原籍甯波鎮海的情景,此時又展現在我的面前,真是“濟南潇灑似江南”啊!

此前乐镜宇已知山东是千年中药瑰宝阿胶的圣地,由济水熬制。来到济南,果不出所料,在济南府西门外的东流水街,聚集了众多的胶庄。那时,“凡是阿胶上品均从此出”(清末名醫陈莲舫语)。东流水是趵突泉与五龙潭的汇溪流。

樂鏡宇從東流水誕生了他獨創的阿膠即後來的欢乐斗牛阿膠,起初爲貢膠,1915年獲得巴拿馬萬國商品博覽會金獎。另外,樂鏡宇從東流水還誕生了他獨創的另一“叫絕”的時令補品——“欢乐斗牛大補膏”(最初就叫“大補膏”)。這在當今已鮮有人知,可當年在濟南上層社會曾流行一句諺語:冬令進補身體好,必用宏濟大補膏。

“欢乐斗牛大补膏”现在看是以欢乐斗牛阿胶为主料,配用洞庭湖野生乌龟之龟板熬制的龟板胶及岷当归等二十余味中药材,以东流水精调熬炼的膏滋。难怪清代出身名醫世家的吏部尚书陆润庠曰:欢乐斗牛大补膏东流水熬制,配以祖传秘方,补血益精,补气培本,平补阴阳,滋养肝肾,养生之要药也。

 图片2.jpg

1902年,當時樂鏡宇在北京是同仁堂少東,而主政北京同仁堂的是其祖父樂平泉的續弦許葉芬女士。樂平泉是獨子,時年以卒,但其後有四子:樂孟繁、樂仲繁、樂叔繁、樂季繁。樂平泉孫輩有子女十七人,樂鏡宇是樂叔繁的長子,在十七個兄弟中排行老四,故稱四少爺,後稱爲樂四老爺。許葉芬晚年,選中規中矩的樂仲繁爲助手。而樂仲繁(字樸齋)則認爲“四侄”(即樂鏡宇)桀骜不馴、特立獨行,不宜動“草”(藥)字頭。

当时清政府割地赔款,财政拮据,靠卖官鬻爵,开辟财源,弥补不足。借此,乐镜宇的二大爷(乐仲繁)向其后奶奶(许叶芬)及镜宇爹提议,为其捐个官职,以示其诺言权威,不宜动“草字头”。当时为乐镜宇捐的官职是济南候补道,据说是次四品,现在说就是替补的济南市长。花钱买的官职并没有实际职权,更多的是打杂。如此,就更进一步激发了乐镜宇研习岐黄之术的决心,加上自幼受名醫世家的熏陶,仁术功底深厚,在同仁堂作为少东,自己又暗中拜师学艺多年,因此,尽管声色不露,但技艺绝非一般。

樂鏡宇來濟南後,以德州小黑驢之驢皮和獨特配方,用東流水泉水研制出了新的提取法(即九晝夜精提精煉法),除去了以往阿膠所具有的腥臭氣味,調和了阿膠的滋膩之性,鼓舞了氣血,制出了甜脆適口、味道清香、療效顯著的獨家産品。産品成色之佳與療效都超過了東阿、陽谷的産品,于民國三年(1914年),獲山東全省最優等金牌褒獎。

1915年獲巴拿馬國際商品博覽會優等金牌獎。欢乐斗牛的阿膠在國內銷于上海、廣州、浙江、福建、安徽等省,在國外行銷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日本等國。當時阿膠市場幾爲欢乐斗牛所獨占。欢乐斗牛藥店也與北京同仁堂、杭州胡慶余堂並譽爲中國三大名堂。這點電視劇《大宅門》中也有一定描寫。

樂鏡宇一生潛習藥業,功效卓著,聲名遠揚。到了晚年,作爲“四大房”後人中輩分最高、年齡最大的從藥者、同仁堂董事長,已近八旬的樂鏡宇積極擁護公私合營,並把祖傳及自己研制的中成藥秘方上百張,全部無私地交給了黨和人民政府。毛主席、周總理1955年在中南海接見樂家第十三代傳人、也就是樂鏡宇大兒子樂松生時,請他向樂家問好,向工商業者問好。

樂鏡宇來到濟南,遠離了二伯父的偏見管治,富有時間,進一步潛心鑽研醫藥之術。濟南府外的東流水引起了他的好奇。東流水位于趵突泉北,屬五龍潭泉群,是趵突泉與五龍潭彙溪流處。于是他博覽曆代本草、經書,認定濟水是熬膠正宗之水,而東流水是濟水之菁,熬膠效力必定更宏。樂鏡宇以精選德州烏黑小驢之驢皮,配以獨家秘方,繁細工藝,用東流水泉水九晝夜精提精煉,用時爲前人熬膠之三倍,制成了著名的欢乐斗牛阿膠。

當年樂鏡宇在濟南府接觸到的多是達官貴人、巨富商賈,他們雖養尊處優,但不乏體虛多病、面黃無血色者,盡管常以人參等補之,也有收效,但效驗不宏,尤其是效不長久。現在看,其當屬于亞健康者,或因晚清社會動蕩,精神壓力巨大,“貴族中”出現了衆多的“富貴病”。

樂鏡宇通過望、聞、問、切脈,斷定:七情內傷占五份,習俗不當占三份,補益、用藥不當各占之一份。並推定:補、藥不當雖各占一份,但屬以一拔九之關鍵。于是他又窮究大補方劑和用藥效驗方術,集前人之經驗,承家傳之方藥,親擬配方,調試工藝,尤其在東流水用水上本著“好中選優”之法則又狠下一班功夫,很快“大補膏”初具雛形。

第一个试用“大补膏”的,乃是同治年间任两广总督的历城西关人毛翊云家族后裔的一位夫人。毛家住在陈冕状元府比邻(现在济南鞭指巷XX号)。过去,女子不能全面享受 “望、闻、问、切”服务。宫中后妃看病,靠的是“悬丝诊脉”。一般大户人家则是:待字闺中者,帐幙遮隔,露手切脉。女子出嫁尤其是生子后,才基本与男子享受同等诊病服务。

毛夫人四十不到,正谓“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夫人虽然五七过,但不至于如此:望:疲劳有余、精力不足,面色萎黄、眼圈乌暗;闻:少气懒言,说话无力;问:头晕眼花、体倦乏力、月经过多,常有食欲不佳、夜出虚汗、心窃害怕之感。尤在冬天稍受风寒即咳喘缠绵,延多名醫,难以痊愈。

樂鏡宇通過切脈,認爲是氣血兩虛,以血虛爲主。現在看無非是免疫力差、血色素低、白細胞少的弱體質者。時日正值寒露,初到進補時節。中醫講天、地、人合一,冬天將到,天地收藏,人亦收藏,人體儲天地之精華,運化至春天“生發”。于是,樂鏡宇親自調配“大補膏”氣血雙補。

其中以“欢乐斗牛阿膠”(後來稱)補肺、養肝、滋腎、生血、止血,且調制膏滋,加洞庭湖野生龜板膠以助滋補腎陰,配山西五台山野生黨參、野生岷當歸氣血雙補養容,以上等野生浙白術健脾,二十余味地道藥材組方、配藥,用東流水泉水熬制成“大補膏”,夫人服用半月,顯效;月余痊愈;一個冬天服用,病無複發。至春再見,榮光滿面,語音有力,自訴睡眠香甜,食欲大增,到趵突泉賞燈戲水,興致頗濃。

图片3.jpg 

很快,樂鏡宇就名揚泉城,“求官”醫病者、“同僚”拜訪養生者、商賈圍繞求醫者日益增多,樂鏡宇也在濟南成了亦官亦醫的名人。難怪時任山東巡撫的周馥曾對與樂家厚交的袁世凱曰:铎乃濟南仲景(即醫聖張仲景)也!

不料,清明後,毛家突然來人訴說,夫人複病,速去。

來到毛府後,毛家人對樂鏡宇說:夫人近日患病,服“大補膏”不效,有加重之勢……。樂鏡宇在毛府後院堂屋,聞夫人腹脹如鼓,2日大便不通,不思飲食。問其前因,夫人用“宏濟大補膏”以善其後,續服“大補膏”至驚蟄。之後,日益腹脹,食欲欠佳,大便不暢。聽至此,樂鏡宇心裏明白了八九,對毛家人說:“大補膏”春天續服時日以善其後無錯,但爲時不宜過長,一般至雨水即可,否則會過補滋膩而滯漲。春天五行屬木,宜“升發”利“生發”。

恰在此時,樂鏡宇看到夫人桌上茶壺邊有紅茶祁門紅,乃說:冬天喝紅茶暖胃和脾,以利滋補,至春天則應喝花茶疏肝理氣,以利升發。當日,夫人遵囑,飲蘇州花茶2壺,腹脹頓減。

即日午夜,樂鏡宇坐在寒舍,臨窗靜思:所用“大補膏”有酒蒸懷地黃,以滋腎陰、養精血,惟該地道藥材産于河南懷慶,地下濟源水滋潤,較爲滋膩。他想到,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本土不二”是其組方原則之一,濟源、濟南之水同出一脈,可用地産野生道地藥材換之更效,于是減“懷地黃”一半,以曆城唐王地黃代之。

次日,樂鏡宇再到毛家,先用懷慶、唐王生地各2份切薄片,薄如“周村燒餅”,加泉水十杯,分三次文火細煮一個時辰,煎汁兩杯,日服二次,每次一杯。再日,夫人大便暢通。至夏,葡萄架下飲綠茶、勤女紅。來年深秋,夫人複用樂鏡宇重調的“欢乐斗牛大補膏”,回春如初。

這日,樂府門前來了一架馬車,從車上下來一位貴夫人,砰砰敲門。

打開門,樂鏡宇不禁驚呼:是表姐馨梅!

馨梅是樂鏡宇的姨表姐,嫁于章丘埠村王姓書香門第之家,家族中有中取舉人者。樂鏡宇到濟南後,雖然離表姐不足百裏之遙,但從未拜訪,羞愧之情盡表顔面。

樂鏡宇又是作揖,又是打弓,請表姐上坐。

馨梅喜臉怒色,曰:沒良心的老四,來濟幾年,從不去看你老姐,白教會了你99搗藥!今天梅姐只好請你個沒良心的道官大人到鄉下荊門去了!?

馨梅表姐提到99搗藥,樂鏡宇頓時羞愧難當。當年樂鏡宇求醫問藥找到馨梅表姐,是梅表姐教他此方:凡是種子類藥材,一律在搗筒五分之一處均勻用力搗99次才可入藥,至今在欢乐斗牛各店仍沿用這一傳統。

當天樂鏡宇即隨表姐出城來到埠村拜見老太爺。原來,馨梅表姐的公爹一直注重保養身體,每到深秋用人參、鹿茸進補,七十有三,容光滿面,每五日來回步行到繡惠駐店趕集。自其小叔子帶兵駐軍關外後,常寄高麗人參、關鹿茸回家,其公爹用後常鼻流鮮血,甚則頭暈,有時雪天脫襖單衣外出吼叫。寒暄過後,樂鏡宇立即辨證施治,連曰:成也人參,敗也人參。用藥、用量皆有過失,應予糾偏!

如何糾偏,不用高麗人參難有如此之壯身體,用之則出異象,換藥?減量?樂鏡宇慎思再三,難下定奪……

忽然,樂鏡宇想到不久前的一件事情。那天,他正在路邊樹下讀趙學敏的《本草拾遺》,閱讀中有一位三十五、六歲光景的人路過,看到他讀之書扉頁上的紅色手書文字,不禁駐足觀看……

原來,樂鏡宇在濟南候補道期間,周馥出任山東巡撫.在此任上,他針對山東經濟存在的種種問題,除舊布新,籌辦農桑工藝實業,發展新型經濟,主張開埠,引進西方先進技術,可以說周馥是濟南開埠的關鍵性人物。

在此背景下,樂鏡宇也接受了一些新思想,力求“中學爲體,西學爲用”。因此,樂鏡宇便在《本草拾遺》扉頁上寫下了“……我不得將有害藥品給予他人,亦不做此項之指導……我苟違誓,天地鬼神共極之”的朱字,這是希臘醫生希波克拉底的著名誓言。

 图片4.jpg

此人路過于此,看到扉頁上的文字,大概認定看書人一定是既守望傳統、又接受新思想的儒醫,于是便上前跟樂鏡宇攀談起來。沒聊幾句,此人便雙手抱拳曰:久仰、久仰,原來是“濟南仲景”鏡宇兄啊!我也是捐過候補道官職的人,只是直隸任職,遺憾不通醫術,混迹商海。

原來,此人乃是大名鼎鼎的周學熙。周學熙是周馥之子,字緝之,1901年任山東大學堂總辦,次年轉往直隸候補,7月經直隸總督袁世凱委派總辦銀元局。1903年赴日本考察工商業,歸國後任直隸工藝總局督辦。1906年創辦啓新洋灰公司、灤州煤礦公司,獲利頗豐。因振興工藝有功,由候補道、直隸通永道、天津道、鹽運使曆官至按察使。後來任北洋政府財政總長。此人可以說學貫中西,于是便兩人從藥王扁鵲、孫思邈,聊到希波克拉底、蓋倫等,非常投緣。

临别时,周学熙赠送乐镜宇一包好似用美国国旗包的植物性药材:土黄色色深,圆锥形,形似珍珠,表面横向环纹密而清晰,横长皮孔突起显明,气清香,质地硬。包装上印有Radix Panacis Quinquefolii —Panaxquinquefolium L.洋码字,这是什么灵丹妙药?

難道是西洋參?的確這就是西洋參的極品——産于美國威斯康辛州原始森林的西洋參,後來,欢乐斗牛人稱這種獨有的花旗參爲——美國花旗珍珠小洋參。

美國花旗珍珠小洋參補氣、益陰、生津,補而不燥,平補陰陽,培元固本填精,功效奇特,男女老幼均可補用。想到此藥,聯想《本草綱目拾遺》:【藥性考】—洋參味類人參,惟性寒,甘苦,補陰退熱,益元扶正氣。而人參性溫,能補脾肺之氣,且大補元氣,對于那些大病初愈、久病體虛而偏于氣虛者,不失爲一味良藥。補過易火熱。由此,樂鏡宇認爲馨梅公爹用西洋參藥爲佳。于是,停用長白山高麗參,換用花旗參,來日,調配出花旗參大補膏,冬季服用養生,異象全無,體格健壯,年複冬季服用,持續數十載,老太爺享壽九十有二,馨梅姐大誇樂鏡宇功不可沒。

但是,爲了考究周學熙贈送的這一“禮品”,樂鏡宇也著實下了一番功夫。因爲,西洋參對于樂鏡宇並不陌生,康熙33年《補圖本草備要》和乾隆30年《本草綱目拾遺》中已有記載。但是禮品包裝上的“洋碼字”確引起了樂鏡宇的好奇,因爲樂鏡宇從小就是一個充滿探知欲的人。于是,他想到了一個新結識的朋友——曲水亭街濟南電燈房的劉老板,他們結爲知己是在濟南老城的西關外舉行的開埠典禮上,劉老板的電燈房與外資關系密切,必定解其謎底。

果不出所料,次日劉老板請高都司巷籌建禮和洋行分行一位“襄理”前來解謎,無奈這位襄理雖然通曉英語,但畢竟是國人看外文,對包裝上的洋碼字還是一團霧水,難以解讀。

“——還是我來幫仁弟這個忙吧!”幾人正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樂鏡宇回頭一看,原來是曆城孫村的大工匠盧立成到此。這位著名的大工匠也是慕名求購“大補膏”而與樂鏡宇結識的。

可千萬別小看了這位盧石匠,他乃是濟南洪樓大教堂的總施工,由德國人所聘請。在洪樓施工期間,就曾在二個冬季請樂鏡宇爲其父母調配大補膏,用後笃信效宏,此後送禮多用大補膏。盧石匠看後斷定說,這不是英國人用的文字,待請教廣智院親禮教會傳教士懷恩光,他必能解答。很快,盧石匠請教到了答案,此乃是拉丁文,記載的是該西洋參的原植物及用藥部位。樂鏡宇聞後大喜,特招待盧石匠,並邀劉老板出席,同時托盧石匠向懷恩光這位洋人贈送大補膏兩瓶以示感謝。

那天的薄宴是在樂府上舉行的,當樂鏡宇和盧石匠、劉老板猜拳行令,酒興正濃時,巡撫府上忽然派人來報,雲巡撫大人有請,有要事預議。

巡撫大人這樣一位地位顯赫、權傾一時的封疆大吏,請一個區區濟南候補道議事,實屬罕見,空無前例。

樂鏡宇急忙換上官服,前去府上拜見巡撫大人。可是到府上後並沒有“上堂”,而是直接引進巡撫私室。樂鏡宇更爲詫異。入室,見一熟悉的身影背對著自己,舉目一望,映入眼簾的是北牆上一幅對聯:所言善所行善所思善善日積而不知,厥身慶厥後慶厥家慶慶方來而未艾。八仙桌後的條案上有一台鍾表,左右各一瓷帽筒,再左擺一青花瓷瓶,再右擺一面鏡子,象征“平靜”。好一派徽州的廳堂陳設……。

待面前之人轉過身,樂鏡宇不禁驚呼:這不是仁兄蓮府嗎?

此人就是接任周馥的新任山東巡撫楊士骧。士骧字蓮府。安徽四洲人,系李鴻章的親信與幕僚,亦被袁世凱所依賴,進士出身。早年進京趕考與樂鏡宇結爲仁拜兄弟。

 图片5.jpg

樂鏡宇忙揖拜曰:兄長何日到濟?

楊士骧相禮笑答,庇中堂大人陰德,享袁大人保薦,由直隸布政使升任山東巡撫,知道仁弟在濟候補道官,官名小,但醫名之大,出兄預料……。

于是便落座攀談起來,出乎樂鏡宇預料的是,楊士骧首先談到的是濟南府西門外的東流水,樂鏡宇于是便也客隨主便,細述開了東流水用藥之妙……

樂鏡宇告訴楊士骧說,東流水位于趵突泉北,屬五龍潭泉群,是趵突泉與五龍潭彙溪流處。首先,我博覽曆代本草,確認無疑,濟水是熬膠正宗,而東流水泉水是濟水之菁,熬膠必定功效更宏。現存我朱批的史書就有:

1、東漢《神農本草經》:真膠産于古齊國之阿地,又以阿井水煮之最佳。古“阿地”即在今濟南市老城區西南一帶;

2、《水經注》:阿井水“乃濟水所注”;

3、《夢溪筆談》:古說濟水伏流地中,今曆下凡發地皆是流水,世傳濟水經過其下;“濟水伏流地中”,沿流域開掘的地下水都屬同源;

4、《本草經疏》:阿膠,其功專在于水。阿井乃濟水之伏者所注,其水清而重,其色正綠,其性趨下而純陰,與衆水大別;

5、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曰:“其井乃濟水所注,取井水煮膠”而成阿膠。

樂靖宇又說,濟南西門外膠莊雲集,同是用東流水,愚弟用得更爲出神入化,也著實花費了一般心思。首先,我按照中醫陰陽五行理論,優中取精,選東流水街南首之水源——趵突泉(陽)、五龍潭(陰)彙溪流,且比鄰古溫泉、東流泉、月牙泉、懸清泉、江家池五泉。其中月牙泉位東屬木,爲木泉;古溫泉位南屬火,爲火泉;東流泉位中屬土,爲土泉;江家池位西屬金,爲金泉;懸清泉位北屬水,爲水泉;而五龍潭鏈趵突泉是爲五行之泉源,木火土金水,東南中西北,肝心脾肺腎,五行配五方,五方配五髒,五髒飲五泉……。仁兄,秘要不僅在此,……東流水畔,雲霧缭繞,元氣潤蒸,春夏長夏秋冬呈青赤黃白黑五種景色,伴角、徽、宮、商、羽五種風聲,五行、五色、五聲,難道僅僅是巧合?……

兩人談興正濃,這時忽聽有人敲門,原來是差人進來有事禀報。

原來,是老濟南府西關外的開埠典禮和濟南中西醫院附設醫學堂之事。兩事均爲官辦,需支出公帑,無奈財政捉襟見肘。好在周馥擔任巡撫期間,在濟南主張開埠,外資入住,民企興旺,稅源增多,又撥官款與商合辦蠶桑總局缫絲廠,官認保護山東樹藝公司,一時濟南、山東財政在江北也算相對富裕。楊士骧借鑒前任之道,接續周馥未竟之業,公帑控股“洛口小軌鐵路”,而經營交德國人承辦。

差人走後,楊士骧笑呵呵地對樂鏡宇說:爲應對公帑不足,尤其是巡撫所用官款緊張,我預打算開辦山東官藥局。此外,在我任上,還要奏請設官辦大清銀行濟南分行。惟山東官藥局主要提供巡撫用款,所撥付公帑不可能與大清銀行相比,但主掌山東官藥局之事非仁弟莫屬。

聞聽此言,樂鏡宇頓時有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惶恐感,這是他當時絕沒想到的。樂鏡宇忙起身揖拜曰:仁兄來撫是幫,不以铎不才,倍感鼓舞!只是深虞隕越,恐有負如遇?

图片6.jpg 

楊士骧起身扶樂鏡宇坐下,笑道:仁弟懿德佳能我還不知。你來濟南後精研阿膠,獨有用水、獨有配方、獨有制法,還有仁弟承繼百年作藥功底,加上那雙獨具慧眼,現在又創制出大補膏,濟南仲景已名聲大震,仁弟不必謙虛了!

承蒙仁兄誇獎,不以铎不才,仁兄對铎乃知遇之恩,铎當仁不讓,不遺余力,然茲事體大,容铎周詳籌劃。樂鏡宇複落座說。

好,仁弟。汝當盡快舉辦此事,我乃撥管款2000兩白銀爲發起資金。楊士骧臉上露出喜色。

來日,天寒地凍,西門外喜慶非凡,濟南開埠典禮在此舉行。山東巡撫楊士骧出席典禮。德國人、英國人、日本人、美國人的商辦代表或從青島、或從周村、甚則天津趕來參加慶典。這裏有政要、商賈、賢達,而與樂鏡宇寒暄者多是阿膠、大補膏的嘉詞。

忙碌的楊士骧致辭。樂鏡宇觀察台上的這位仁兄,講話中不時幹咳,時而有痰,但痰少,聲音嘶啞,形體消瘦,尤其是兩腮“顴紅”。進而觀察,似乎痰中帶血而粘。

是否仁兄病焉?正想著,有人忽然拍樂鏡宇的後肩,“是鏡宇兄吧?”

樂鏡宇回頭看,身後是已經熟識的濟南電燈房東家劉恩駐、大公石印館沈景臣、機器造磚(籌建)公司的徐鳴锵、籌建小清河輪船公司的唐榮诰等巨富商賈。但是,恰是拍肩之人自己並不熟識,但從“紅頂上”看,至少也是七品政要。“鏡宇兄,久仰了,你的阿膠、大補膏可不一般,難怪譽爲濟南仲景……”來人作揖曰。

原来,此人乃是济阳知县萧龙友。萧龙友,名方骏,字龙友,别号“息翁”。四川省三台县人,为前清拨贡,解放前后在京城被誉为四大名醫之首。萧龙友之父曾先后任武昌、大冶两县知县,萧出生后,自幼受严父教戒,熟读四书五经、诗赋帖括、四史诸子,同时书法也受到了严格的训练。弱冠之后,赴成都入尊经书院读词章科,考试每获第一。且偏爱中医书籍。

1892年,蕭龍友同陳蘊生用中草藥救治川中霍亂,療效很好,聲譽雀起。蕭龍友27歲時考中丁酉科拔貢,入北京充任八旗教習。後被分發山東,先後任淄川、濟陽兩縣知縣。

 图片7.jpg

樂鏡宇看著台上的楊士骧,問蕭龍友,兄長看巡撫大人面色不好,不知何病?蕭龍友看了看,搖搖頭。兩人不約而同曰:肺陰虛。樂鏡宇邀請蕭龍友次日一起探望楊士骧。蕭卻推辭了。即日,他們兩人更多是談論中醫用藥施治,蕭長于醫,樂長于藥,他們兩人探討之題相得益彰,興致愈談愈濃,以至于當日蕭宿于樂宅,翻閱醫籍本草,徹夜長談無眠。

次日,樂鏡宇送蕭到洛口渡口,這裏津浦鐵路大橋施工在即,擁擠的碼頭畔兩人惜別。臨行,蕭龍友掏出一包中藥贈給樂鏡宇,曰:此乃四川雷波一位藥翁所采,此翁每年到西藏那曲雪域高山草甸帶采藥,或許鏡宇弟能妙用。待樂鏡宇細看時,原來是上品冬蟲夏草。喜曰:藥材真地道耶!謝龍友兄。以後,欢乐斗牛老號均將此冬蟲夏草視爲最地道。

來日,樂鏡宇再到巡撫衙門拜見楊士骧。二人相見作揖、打弓、寒暄,樂鏡宇細看楊的確與前些日子不同,乃說:仁兄近日身體欠安?

楊士骧對曰:只是前幾日稍受風寒,幾付湯藥已大有好轉。

“不可小觑,是外感引舊病複發”。樂鏡宇四診合參,認定是肺陰虛之肺痨。乃處桑白皮、浙貝母、地骨皮、沙參、玉竹各三錢,炒蘇子、橘紅各錢半,藕節碳兩錢,霜桑葉一錢。囑:三副藥後更花旗參大補膏調養半月,後弟再換妙藥調大補膏養身月余,必愈。期間,忌傷神、勞身、房事多。

楊士骧笑曰:弟又有何靈丹妙藥?

樂鏡宇笑:乃濟陽知縣蕭龍友所賜“術、藥”。該君爲此前出席濟南開埠典禮時所識,臨別時贈送我的。這確是靈丹妙藥。蕭君人雖爲官,但不虛是杏林高人。

這靈丹妙藥又究竟好在哪裏?

聽我慢慢講來。樂鏡宇對楊士骧說,蕭君所贈冬蟲夏草的藥用價值,我早已深有認識,對《金汁甘露寶瓶劄記》、《本草備要》、《本草問答》等本草記載記憶尤深。冬蟲夏草益肺腎、補精髓、止血化痰,乃平補陰陽、溫和強壯之品。用于久咳虛喘,勞嗽咯血,陽痿遺精、腰膝酸痛等,可治諸虛百損。

蒲松齡曾爲冬蟲夏草的神奇變化而詠歎:冬蟲夏草名符實,變化生成一氣通。一物竟能兼動植,世間物理信無窮。

來日,樂鏡宇選熬制大補膏的洞庭湖活甲魚一只(一斤),冬蟲夏草3錢、紅棗一兩,宰殺甲魚,挖去內髒,沸水燙去皮上膜,切四塊,鍋中煮沸撈出,洗淨。將甲魚、紅棗、冬蟲夏草一並放碗內,加紹興黃酒、精鹽、蔥、生姜、大蒜及烏雞湯,籠蒸二個時辰;出,揀去蔥、生姜,分數次佐餐食用,五天畢。

繼之,樂鏡宇用冬蟲夏草調制出了“蟲草花旗參大補膏”,後命名爲“欢乐斗牛蟲草花旗參大補膏”。楊士骧用後月余,症狀消、痊愈。這一極品大補膏進一步引起濟南府社會賢達、名流的青睐,爭相求藥,接應不暇。用後效宏莫過于浙江巡撫張曾敭,時年63歲有余,當其患肺痨及腎病嚴重,後友贈此大補膏調養,延活至79歲。

 图片8.jpg

說起楊士骧這人,可謂琴棋書畫,無所不通;且性素跌宕,好學遊俠風度,豪賭,彈唱,狎遊,縱酒,無所不嗜。光緒33年楊士骧由濟南來青島澳租借地,拜訪德總督,爲國人所建“三江會館”揭幕並參加禮賢書院學生畢業典禮,代清廷向辦學的德國漢學家衛禮賢獎四品頂戴。

籍此,專到崂山拜訪古琴大師太清宮韓太初道長,切磋琴技。韓撫琴鼓奏《賞春》、《離恨天》、《高山流水》等。楊聽後,爲遇知音而詩興大發,曰:“我揖太清宮,道士善彈琴。訪得韓道長,琴床眠龍吟。……不求悅俗耳,但求養自心。”韓太初對詩曰“出家太清宮,從師學鼓琴。山頭聽虎嘯,海上愛龍吟。未能譜成曲,空懷冷世心。凝神彈古調,心正各正音……”。即日,楊送韓道長蟲草花旗參大補膏兩瓶,曰:“可勝仙丹。”

楊亦喜女色,納一小妾,姿容絕美,但夫人管得甚嚴,碰都難碰。終日郁郁,寫詩抒懷。“一夕宴客于庭,酒半,命客操弦,引吭高聲大唱,曲未終,氣絕仆地,痰梗不能言,遂卒”。卒谥“文敬”。淮關監督冒廣生曾作詩紀其事:“尚有绮羅憐少婦,自將遊俠了生平。堂堂開府千秋事,唱到回簧是尾聲。”當時有人撰諧聯諷刺楊士骧:

平生愛讀《遊俠傳》;到死不聞绮羅香。

何謂文,戲文、曲文;斯雲敬,冰敬、炭敬。

第一副联是揭他的伤疤,已如前述。第二副联是因为杨士骧死后被谥为“文敬公”,联语就“文”、“敬”二字着眼,反其意而用之。上联说这位堂堂总督只会唱曲演戏;下联的“冰敬”、“炭敬”是指下属对上司孝敬的取暖和降温费,表面上是“小意思”,实际上“冰”、“炭” 敬多少是个没底的数。也反映了杨士骧有受贿行为。

樂鏡宇深知楊習性,畢竟其進京趕考時得他資助而結拜。楊八字缺火,以兩申暗合巳火印绶,以醜酉虛邀巳印——謂之邀合正印格亦見不見之形也。樂鏡宇辯證爲病愈的楊善其後,未助火升陽,反滋陰瀉火,故用麥味地黃丸。這樣在樂鏡宇的監督下,又因時、因地、因症出具施治方案,以欢乐斗牛大補膏、欢乐斗牛花旗參大補膏、欢乐斗牛蟲草花旗參大補膏辯證調理,但終又回到以“欢乐斗牛阿膠”夯實身體之基。至此,楊士骧康健如初,梳理朝政,力挺著名學者孫葆田主纂,修訂《山東通志》。

楊士骧于宣統元年(1909)逝于任上,享年50。至于楊的死因,當時衆說紛纭,有病逝、仇殺、情殺、被革命黨暗殺等說法,不一而足。當時楊氏兄弟《挽四大人》雲:

五十而知非,說什麽夫婦齊眉,兒孫繞膝;

一文帶不去,只剩得兄弟落淚,姐妹傷心。

樂鏡宇生于北京,而立之年來到濟南,他用泉城聖水,調制出多劑神效膏滋,治愈了無數官商軍民,被譽爲“濟南仲景”。1954年,這位著名的制藥專家,濟南欢乐斗牛創始人溘然仙逝,享年82歲。

 图片9.jpg

文章作者

李庶銘

職業:退休工人